为巴克斯斟酒的潘神
2013-02-19 15:33:22

为巴克斯斟酒的潘神

来源_酒尚杂志 text & photo_郭松泉 editor_朱姗姗

酒神巴克斯悠然自得地躺卧在大橡木桶旁,似乎已微醺,众侍从围立其 身后,或小心翼翼地斟酒,或崇拜艳羡地观望着。这幅画以朴素的黑、白、灰 三色写实的造型塑造栩栩如生的人物。而屈膝而立其后卑谦地侍奉着的正 是巴克斯的随从潘神。对比之下,一种地位的悬殊被画家活灵活现展示出 来了。

实际上,潘神(Pan)比奥林匹斯山众神还要古老,只是在神话体系衍替中 逐渐失去了地位。他同时也是享乐和肉欲之神,一定程度上,他被后起之秀 酒神取代了。在罗马神话中,他成为酒神巴克斯的随从,以淫荡放浪好色而 著称。

在希腊神话中,潘神(Pan)是牧羊人、羊群、山林野兽、猎人以及乡村音乐 之神。潘长着山羊的后臀、大腿和角。潘神的出身并不清晰。在有些神话中, 他是宙斯(Zeus)之子。但一般认为,他是赫耳墨斯(Hermes)之子。他母亲 的情况则更为复杂。他的天性和名字具有迷惑性,特别是在柏拉图的词源中, 他的名字有时被误解为一个意为“一切”的希腊词pan,事实上他的名字起源 于pa-on,即“牧人”,而它的前缀则和英文词“牧场(pasture)同源”。误解的起 源也有可能出于荷马史诗,在其中它将Pan描述为众神的欢乐,传说他因此获 得名字。

说到潘神的著名传说,当然少不了他标志性的长笛。绪任克斯(Syrinx) 本是阿卡狄亚一个以贞洁闻名的水神,传说中是河神Landon之女。有一天打 猎回来时(绪任克斯也是狩猎女神阿耳忒弥斯Artemis的随从),绪任克斯遇到 了潘神。为了逃避他的追求,绪任克斯四处奔跑,但一直不能摆脱潘神的赞 美和恭维。绪任克斯一路从Lycaeum山脉逃到姐姐那里(一说母亲),她姐姐 立即把她变成一丛芦苇。当有风吹过时随着潘神的叹息,芦苇就发出忧伤的 曲调。潘神依依不舍,神迷意乱地折下了七段芦苇,接成了一种乐器,并以绪 任克斯命名。此后,潘神便和这乐器形影不离。

在希腊人眼里,潘神的魔力主要施展在少女 和牧羊人身上。虽然他对两位仙女Syrinx和Pity的 追求以失败告终,但他在酒神巴克斯(Bacchus)淫 乱的侍女们身上得到了回报。在一场又一场的酒 神节狂欢中,他和每一位侍女交合。为了达到这 种场面,潘神有时化身为整个潘神部落(Panes)。

潘神的最大成就是征服了月亮女神塞勒涅 (Selene)。他把自己丑陋多毛的山羊躯体藏在绵 羊皮中,把Selene从天上引诱到了他的森林里。在 另外的传说中,潘神送给Selene车驾的轭具,套住 了拉车的白牛,因此获得了女神的芳心。

潘神作为男性性欲和生殖力的原型,在非基 督的国度颇有影响。在他们的崇拜中,有角的神 祗极其重要,例如凯尔特人的Cernunnos,印第安 人的Pashupati以及希腊的Pan。 在18世纪的浪漫主义运动中,潘神广泛地被 西欧的诗人和艺术家引用。

18世纪,在英国一个叫Painswick的小镇,一群 由Benjamin Hyett领导的贵族,组织了对潘神一年 一度的祭礼,并竖起了潘神的雕像。这个传统在 18世纪30年代断绝,但在1885年,一个新牧师误以 为这个传统自古已有,因此重燃了它。不过这个 牧师的追随者并不像他那么欣赏异教的节日,因 此这个传统最终在19世纪50年代又重归沉寂,潘 神的雕像也被埋葬。